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LOGO

北京义联新浪微博 北京义联腾讯微博
义助残弱 仁德所尚 社会公益 贤能多为

【北京日报】义之所在,不倾权不顾利--黄乐平律师义行十年

作者:高健 刘宁 来源:北京日报 2018/2/13
分享到:

“春节都过了,拖了一天又一天,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蹲在地上的王拴成,一拍大腿,“蹭”地站了起来,十几个工友也跟着站了起来,“走,找公司讨个说法,这工资到底什么时候给?”
    袁纪龙忙拦住大家,“咱别闹,闹也闹不出个结果。我倒想起一个人,兴许能帮咱们。”
    “谁?”
    “黄律师,黄乐平!”袁纪龙说,几名工友闻言点头。

    黄乐平,何许人?在北京,有一个名为“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”的公益组织,由北京义贤律师事务所主办,专为农民工维权,自2007年成立以来,“义联”办理农民工讨薪、工伤认定等维权案件九千余件,帮助上万人获得赔偿、工资达3.9亿元。黄乐平,是“义联”的创始人。

    “黄律师,您好!我是袁纪龙,几年前,我在海淀打工受伤,是您帮我打的官司。我现在又有事麻烦您了……”拨通黄乐平的电话,袁纪龙诉说起他和工友的遭遇——他们62人在廊坊工地打工,工程完工了,但公司就是不给结钱,欠薪一年多。

    “我一定帮工友们讨薪!”黄乐平的承诺,让袁纪龙和工友们放了心。

    当月,黄乐平就带领三名律师奔赴廊坊。

    工程公司承认工程事实,但由于没有签书面合同,负责人对打工人数和支付工资数额都不认可,任你怎么释法,对方就是一句——“没钱”。这样的“牛皮糖”公司,黄乐平见得多了,他知道,只有确凿的证据,才能让“牛皮糖”低头。没有劳务合同,没有结算材料,那就一个一个问。黄乐平他们用了整整两天时间,尽量查清所有工友的工作职责、岗位和工作时间,制出一份工资表。

    黄乐平又找到了当时的包工头,让他帮忙查看这份工资表,“大体上没错!”包工头说,他手中还有一些 和公司签订的书面材料。拿着这些证据,黄乐平又找到公司负责人,想方设法让其在工资表上盖章确认。

    拿到公司盖章确认的工资表后,承办律师们立即准备起诉材料,向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提起诉讼。这份工资表成为关键证据,2016年9月案件审理完毕,法院支持了工人们的全部诉讼请求。判决生效后,公司仍不履行,“义联”继续提供法律援助,帮助工人们申请强制执行……最终,去年夏末,工人们领到了全部欠薪,近百万元。

    “我们对黄律师为我们提供的无私帮助表示深深的敬意与感谢……”62名工友联名给黄乐平写了一封感谢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 自“义联”成立以来,收到过数百封感谢信,但这一封,意义不同——这是京津冀三地司法行政机关签署律援助协同发展协议以来,北京法律援助律师跨省援助成功的第一个群体性案件。

    凡事皆有因。是什么,让黄乐平创办了“义联”?

    2003年,黄乐平大学一毕业就进了央企当法务,收入不菲,又有了孩子,正是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。一次,他意外受伤,申请工伤竟困难重重。

    “企业不愿意承担责任,甚至法律上也存在空白,我当时查遍了资料,市面上竟然没有一本能满足我维权的劳动法方面的书籍。”在黄乐平受伤的三个月后,国务院颁布了《工伤保险条例》,但这依然没有改变黄乐平的维权窘境。

    一边维权,一边研究,黄乐平短时间内就写出一本57万字的《最新工伤处理操作实务》,并于2004年9月出版,首印五千册,竟然3个月内售罄,再版一万册,也很快断货。

    黄乐平没有自喜,反而心生忧虑——“这么多人对‘工伤’有需求?我作为一个专业法律人,还在央企工作,维权都如此困难,一般人该怎么办?”

    刚满30岁的黄乐平离开央企,成为执业律师,就此走上了公益维权之路。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 接手的第一个案件,更坚定了他的选择。

    2005年3月,在京打工的张先法摔成重伤,包工头刻意拖延、回避责任,张先法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最终成为植物人。为给张先法治病,一家人在短短3个月里几乎倾家荡产。

    “我管了!”同情、义愤,让黄乐平毫不犹豫地接下了案件。这一管,竟是三年半。

    申请工伤碰壁、公司强硬拒绝协商、证据匮乏、法律缺失、案由不成立……张先法的家人一次次陷入绝望。黄乐平是湖南人,“巴蛮”(湖南方言,意为“执着”)得很,他没有放弃,寻找证人、委托鉴定、改变诉由……想尽一切办法,终于在法庭上和两家工程公司“短兵相接”,历经4轮开庭,1年9个月后,一审判决支持了张先法的诉请。又历经二审、申请强制执行……2008年,公司方终于支付了相应赔偿款。

    历时三年半、外出调查128次、垫付数万元……黄乐平职业生涯多项“记录”均因张先法一案而得。

    黄乐平一直和张家人保持联系,如今,张家盖了新房,大儿子娶妻生子,两个小儿子都考上了大学……黄乐平觉得,当初的一切辛苦,值!

    办结张先法一案后,黄乐平为凝聚更多同道,创办“义联”,汇集更强大的力量,为弱势农民工仗“义”维权。

    助人更要“助法”!黄乐平清楚:个案的成功,只能解决当事人的权利诉求,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农民工维权难的现实。

    十年间,黄乐平和“义联”,积极参与《工伤保险条例》《职业病防治法》的修改,以及《社会保险法》《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》《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与调查处理条例》等17部法律法规的制订与修改工作,提交立法建议132条,被采纳建议41条。“义联”也得到了市司法局等多个政府部门的支持,被市民政局和司法部评为5A级社会组织和全国先进法律援助组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 荀子说,义之所在,不倾于权,不顾其利。

    “我们做的公益,除了热情和爱心,必须要有专业和良心,不能怕压力和威胁,尽一切努力帮助农民工打赢官司,否则就谈不上成功。”黄乐平说,十年“义联”,一直遵循16个字——扶危济困、分文不取、不求回报、精益求精。在黄乐平心中,这就是义之所在。

原载2018年2月12日 《北京日报》第八版

©2018 YiLian Labor.All Rights Reserved.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159号 京ICP备13031719号-3

法律援助热线:010-82357827 邮箱:yilianlabor@163.com

办公地址(1)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2号寰太大厦510室 邮编:100081

办公地址(2):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49-3号盈智大厦612室 邮编:100080

办公地址(3):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北街2号呼家楼街道社会建设综合服务中心 邮编:100026